96年4月6日的晚上,老公在公園散步時,一直隱隱約約的聽到小貓咪的叫聲,本來他很想當作沒聽到,因為之前已經在公園撿到兩隻小貓才送養不久,(很奇怪總是他發現小貓)。可是當時天氣有些微涼,又正下著毛毛雨,他實在於心不忍,所以和我商量之後,我們就帶著箱子和毛巾,在垃圾堆旁找到小貓。當時他身上都是黏鼠板的黏膠,全身沾滿了泥土,只看得到他的小臉,完全看不出身上的花色。母貓沒辦法餵他,只能躲在不遠的地方看著。我們把小貓裝進紙箱後,將他送到動物醫院,還好他精神不錯,只是模樣看起來很可憐。醫院說要用一種特殊的溶劑清除他身上的殘膠,所以需要輕微的麻醉。小貓在醫院住了六天,洗了九次澡,才慢慢恢復漂亮的毛色。老公覺得他長得很可愛,將他取名為beauty。




從醫院將beauty帶回辦公室之後,我們先將他關在廁所裏與其他貓咪隔離。他會在廁所裏自己玩,跑過來跳過去,玩累了就睡覺,看到有人進去時,就跑到人的腳跟邊。有時他會想要跟著出來,但被我們檔住,就會生氣的發出宏亮的喵叫聲。小麻吉每次看到beauty,就會發脾氣、使性子,非常的神經質,讓我們很難安撫。放beauty出來玩時,小麻吉時常會出其不意的攻擊他,一巴掌就向他的頭打過去,beauty雖然個頭很小,卻也會不干示弱的回擊,雖然每次都吃虧,也不會畏怯,像個小勇士般奮戰不懈。



將beauty帶回家之後,他就舒服的住在大籠子裏,聽到有人回家的聲音,就會攀在籠子上喵喵叫的吵著要出來。別看小beauty長得一付楚楚可憐的無辜模樣,其實他調皮極了,家裡的人都被他抓過或咬過,無一倖免。連最兇悍的小麻吉,也經常會被他追得無處可逃。這兩隻精力充沛小貓咪,只要一碰到,就會不斷的追逐,從客廳追到房間,再從房間追到廚房,然後開始纏鬥。麻吉的身形幾乎是beauty的兩倍大,他會將beauty壓在身體底下,然後再用嘴巴咬著他,beauty掙扎不開時,就一直哇哇叫,但卻不會因此而收手,而是一次又一次從不同角度試圖回攻,看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。有一次小叔問我們是不是剪了beauty的鬚鬚...咦!仔細一看他臉上的鬚鬚,有好幾根只剩下短短的一小截,而且蠻平整的,看起來好像被剪過,原來是每天奮戰的結果。



beauty為我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樂趣,家裡的人也都非常疼愛他,麻吉習慣beauty之後,彼此也變得很要好,雖然經常互相咬來咬去,但是麻吉開始會主動舔舐beauty的毛。原本我們就打算只做beauty的中途,等他大一些再送養。這其實是個很痛苦的決定,但是家裡的貓咪實在太多了,我們必須考慮到自己照顧的能力,而且beauty還小又長得可愛,會比較容易送養。經過一番掙扎,心想再不早點送就更捨不得,所以上網post訊息,不到一星期,就有人願意領養他,但是這一送就送到了台南,不過我們為他找到了很好的歸宿,一個既愛貓也有養貓經驗的人家。送走beauty之後,我們心中都有很強烈的失落感,但是想到幸運的beauty可以過著幸福日子,也就不會感到遺憾。

ah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